应捷

非洲穷人会有会有会有会有暴富的一天吗?

格瑞向来厌嘉德罗斯的自大狂妄、做事不计后果,但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也是他的实力,是毋庸置疑的强者。他向来是独行侠,保护金也仅仅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发小,立场与良知都不允许自己放弃这个傻小子。嘉德罗斯和金倒有个相同点,都是纠缠不休。

与金不同,嘉德罗斯是燃烧的火,是烈焰,是明面上的火山,但又有暗藏的阴冷。他的执着不休以伤害为前提,或许也要以两败俱伤结尾。但一切从他的追求开始变得难懂。

他要杀格瑞,可又要爱他。

出乎意料,首先沉沦的是格瑞,因为他表面的冰山化了,内里就有脆弱,嘉德罗斯一览无遗。嘉德罗斯问他:“格瑞,生死你可以选择,要死还是要活?"格瑞抽出烈斩,那泛着冷光,蹿进他瞳中。

他说,"嘉德罗斯,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虚伪,这么胆小。"圣空星未来的王沉默了,一贯放肆的笑僵在嘴角,然后缓缓转成了沉色,他面无表情了。嘉德罗斯转过头,一瞬也不动地盯着格瑞的眼,僵硬又顽固地重复"我没有"。那就没有吧,格瑞这么说,反正我知道你一向如此,做事只凭自我。足够舒爽。

评论

热度(21)